• <optgroup id="q6cwi"><blockquote id="q6cwi"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menu>
  • <small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small>
  • <bdo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bdo>
  • <input id="q6cwi"><label id="q6cwi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无量光明

    六祖坛经译文

    六祖坛经 | 发表时间:2014-03-13 | 作者:星云大师 [投稿]

    第一 行?#21892;?/h2>

      唐高宗仪凤二年春天,六祖大师从广州法性寺来到曹溪南华山宝林寺,韶州刺史韦璩和他的部属入山礼请六祖到城里的大梵寺讲堂,为大众广开佛法因缘,演说法要。六祖登坛陞座时,闻法的人有韦刺史和他的部属三十多人,以及当时学术界的领袖、学者等三十多人,暨僧、尼、道、俗一千余人,同时向六祖大师礼座,希 望听闻佛法要义。

      六祖对大众说:“善知识!每个人的菩提自性本来就是清净的;只要?#20040;?#28165;净的菩提心,当下就能了悟成佛。善知识!先且听?#19968;?#33021;求法、得法的行由与经历事略:

      我的父亲原本设籍范阳,后来被降职流放到岭南,于是作了新州的百姓。我这一生很不幸,父亲早逝,遗下年老的母亲和我相依为命。后来迁移到南海,每天只靠卖柴来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困苦。

      有一天,有位顾客买柴,嘱咐我把柴送到客店去。客人把柴收下后,我得了钱退出门外时,看见一位客人正在读诵佛经。我一听那位客人所诵的经文,心里顿时豁然开悟,于是问那位客人说:‘请问您诵念的是甚么经?’

      客人答说:‘《金刚经》。’

      ?#20197;?#38382;他:‘您从那里来?如何得以持?#22995;?#37096;经典?’

      客人答说:‘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,那是弘忍大师住持教化的道场,跟随他参学的门人有一千余人。我就是去东禅寺礼拜五祖,而听受此经的。大师经常劝出家、在家二众说,只要持诵《金刚经》,自然就能够见到自心本性,当下就能了悟成佛。’

      我听了客人的这一番话,也想去参拜五祖。由于过去结下的善缘,承蒙一位客人给我十两银子,教我备足母亲的生活所需,然后就到黄梅县参拜五祖。我将母亲安顿好了以后,辞别母亲,不到三十多天,就到黄梅礼拜五祖。

      五祖见了我就问:‘你是甚么地方的人?来这里想要求些甚么?’

      ?#19968;?#31572;说:‘弟子是岭南新州的百姓,远道而来礼拜大师,只求作佛,不求别的。’

      五祖说:‘你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,如?#25991;?#20316;佛呢?’

      我说:‘人虽有南北的分别,佛性根本没有南北的分别!獦獠身与和尚身虽然不同,但是本自具有的佛性又有甚么差别呢?’

      五祖还想和我多?#24863;?#35805;,但看见徒众随侍在左右,于是命令我跟随大众去作务。我问:‘惠能禀白和尚!弟子自心常常涌现智能,不离自性,这就是福田。不知和尚还要教我作些甚什么事务?’

      五祖说:‘你这獦獠根性太利,不必再多说,到槽厂作务去吧!’

      我退出后,来到后院,有一位行者叫我劈柴、舂米,就这样工作了八个多月的时间。

      有一天,五祖到后院来,看到我就说:‘我想你的见解可用,只是恐怕有恶人对你不利,所以不和你多说。你知道吗?’

      ?#19968;?#31572;说:‘弟子也知道师父的心意,所以一直不敢走到法堂前来,以免引人生疑。’

      有一天,五祖召集所有的门下弟子,‘我向你们说:世间的众生在生死苦海里沉沦,如何解脱生死,这是亟待解决的一件大事。你们整天只知道修福,不知道要 求出离生死苦海。自己的真心本性如果迷而不觉,只是修福,又如?#25991;?#24471;度呢?你们各自回去观照自己的智能,?#24904;?#33258;己本心的般若自性,然后各作一首偈颂来给我看,如果能悟得佛法大意,我就传付衣法给你,作为第六代祖师。大家赶快去!不得延迟停?#20572;?#20315;法一经思量就不中用!如果是觉悟自性的人,一言之下自能得见。 这样的人,?#35789;?#22312;挥刀作战的紧急关头,也能于言下立见自性。’

      大众听了五祖的吩咐后退下,彼此互相商量说:‘其实我们大家也不必去澄静思虑,费尽心力地作?#39318;櫻?#22240;为?#35789;?#21576;了?#39318;?#32473;和尚看,又有甚?#20174;?#21602;?#21487;?#31168;上座 现在是我们的教授师,不用说,一定是他中选。如果我们轻率冒昧地去作?#39318;櫻?#37027;只是枉费心力罢了。’众人听到这些话以后,全都止息?#20439;髻首?#30340;念头,大家都 说:‘我们以后就依止神秀上座好了,何必多此一举去作?#39318;?#21602;?’

      神秀也暗自在想:‘他们?#30142;怀寿?#30340;原因,是因为我是他们的教授师,所以我必须作?#39135;?#36865;给和尚看;如果我?#24576;寿剩?#21644;尚如?#25991;?#30693;晓我心中见解的深浅呢?#35838;页寿?#30340;用意,如果是为?#20439;?#27714;佛法,那就是善的;如果是为了觅求祖位,那就是一种恶行,这和?#35805;?#22788;心积虑地贪图圣位的凡夫心又有甚么不同呢?如果我?#24576;寿?#35831; 和尚印证,?#31449;?#19981;能得法。这件事实在是教人为难!教人为难啊!’

      在五祖法堂前,有三间走廊,原本准备延请供奉卢珍居士绘画楞伽经?#32321;?#30456;及五祖血脉图,以便后世有所流传,有所供养。

      神秀作好了偈颂以后,曾经数度想呈送给五祖,但走到法堂前,总是心中?#31168;保?#27735;流全身,想要呈?#20808;ィ从?#29369;豫不决。就这样前后经过了四天,共有十三次未得?#23551;省?#31070;秀于是想到:‘不如把偈颂写在法堂前的走廊下,由和尚自行看到,如果和尚看了以后说好,我?#32479;?#26469;礼拜,说是我神秀作的;如果说不好,那就只能怪自?#21644;?#26469;山中数年,空受众人恭敬礼拜,还修甚么道呢?’

      于是,就在当天夜里三更时分,神秀不使人知,?#37027;?#22320;走出房门,自己?#39057;疲?#25226;偈颂写在南廊的墙壁?#24076;?#20197;表露他心中的见解。偈颂说:

      身体是菩提树,心灵如明镜台,

      时时勤加拂拭,勿?#35895;亲?#23576;埃。

      神秀?#26149;?#20552;颂以后,便回到自己的寮房,全寺大众?#30142;?#30693;道这件事。神秀又想:‘明天五祖看见这首?#35270;錚?#22914;果?#26029;?/a>,就是我与佛法?#24615;擔?#22914;果说不好,自然是 我自己心里迷误,宿昔业障太过深重,所以不该得法。五祖的圣意实在是难以揣测啊!’神秀在?#24656;?#24038;?#21152;?#24819;,坐卧?#35805;玻?#19968;直到五更时分。

      其实,五祖早已知道神秀还未入门,不曾得见自性。天明后,五祖请卢供奉来,准备去南边走廊墙上绘画图相。这时忽然看到神秀那首偈颂,于是对卢供奉说: ‘供奉!不用画了,?#22270;?#20320;远道而来。经上说:?#33756;?#26377;相,都是虚妄的。所以只留下这首偈颂,让大众诵念受持。如果能够依照这首偈颂修行,可免堕入三恶道;依照这首偈颂修行,也能获得很大的利益。’于是告诉弟?#29992;?#24212;当对?#21490;?#39321;恭敬礼拜,大家都诵持这首偈颂,?#28034;?#20197;见到自性。弟?#29992;?#35835;?#20889;?#20552;后,都赞歎说:‘很 好!’

      夜半三更,五祖把神秀叫进法堂,问道:‘那首偈颂是你写的吗?’

      神秀答道:‘确实是弟子所作,弟子不敢妄求得祖位,只望和尚慈悲,看弟子是否有一点智能?’

      五祖说:‘你作的这首?#39318;?#36824;没有见到自性,只是门外汉一个,未曾进门入室。这样的见解,要想用它来觅求无上菩提,?#31449;?#19981;可得。无上菩提必须言下就能认识自己的本心,见到自己的本性是不生不灭的。在一切时中,念念都能见到自己的真心本性,一切万法无滞无碍;只要能认识真如自性,自然一切法皆真,一切的境 界自亦如如不动而无生无灭。这如如不动的心,就是离绝人我、法我二执而显现的真实性。若是这样见得,?#35789;?#26080;上菩的自性了。你暂?#19968;?#21435;思惟一?#25945;歟?#20877;作一偈送来给我看,如果你的偈能入得门来,我就把衣法传付给你。’神秀行礼退出。

      又经过几天,神秀仍然作?#24576;?#20552;,心中?#31168;保?#31070;思?#35805;玻?#22909;像在梦中,行走坐?#36828;?#38391;闷不乐。

      又过了?#25945;歟?#26377;一童子从碓坊经过,口中诵念?#27966;?#31168;的偈,我一听就知道这首偈还没有见到自性。虽然我不曾蒙受教导,但是早已识得佛法大意,就问童子说:‘你诵的是甚么偈呢?’

      童子说:‘你这獦獠不晓得,五祖大师说,人生最重要的事是生死;大师要传付衣钵佛法,所以命门人作偈来看,如果悟得大意,就传付衣法,让他作第六代祖师。神秀上座在南边走廊的墙壁上写了这首无相偈,大师教众人都诵念,说依这首偈去修持,可得大利益。’

      我说:‘上人!?#20197;?#36825;里舂米已经八个多月了,不曾走到法堂前,请上人也能引导我到偈颂前去礼拜。’

      童子引我到偈颂前礼拜,我说:‘惠能不认识字,请上人替我读通一遍。’这时有位江州别驾,姓张名日用,便高声朗诵。我听了以后,对张别驾说:‘我也有一首偈,希望别驾代为书?#30784;?rsquo;

      张别驾说:‘你也会作偈,这?#25925;?#31232;奇!’

      我对张别驾说:‘要学无上正觉,不可轻视初学。下下等的人也会有上上等的智能;上上等的人也会有没心智的时候。如果随便轻视人,就会有无量无边的罪过。’

      张别驾说:‘你就把?#35270;?#24565;诵出来吧!我为你写?#24076;?#23558;来如果你得法,务必先来度我,请不要忘了我的话。’

      我的偈颂是这样说的:

      菩提本来没有树,明?#24403;?#20134;不是台,

      自性原无一物相,何处?#20146;?#23576;埃来?

      这首偈写就以后,五祖的门下弟子无不赞叹惊讶,相互议论说:‘真是奇?#32844;。?#23454;在不能单凭相貌来看人哩!为何才没多久的时间,他?#35895;怀?#23601;了肉身菩萨?’

      五祖看到大家这样大惊小怪,恐怕有人对我不利,于是?#38464;?#38795;子擦掉了这首?#35270;錚?#35828;:‘也是没有见性!’大家以为真是这样。

      第二天,五祖?#37027;?#22320;来到碓坊,看见我腰上绑着石头正在舂米,说:‘求道的人为了正法而忘却身躯,正是应当这样!’

      于是问我说:‘米熟了没有?’

      ?#19968;?#31572;:‘早就熟了!只是欠人筛过。’

      五祖于是用锡杖在碓上敲了三下而后离开。我当下已领会五祖的意思,于是在入夜三更时分,进入五祖的丈室。五祖用?#21334;?/a>遮围,不使别人看到,然后亲自为我讲说《金刚经》,讲到‘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’时,我就在这一句言下大悟‘一切万法不离自性’的真理。于是我向五祖启陈说:‘原来自性本来就是如此清净的呀! 原来自性本来就是没有生灭的呀!原来自性本来就是圆满具足的呀!原来自性本来就是没有动摇的呀!原来自性本来就能生出万法的呀!’

      五祖听了,知道我已悟得自性,便对我说:‘不能认识自己的本来心,?#35789;?#22810;闻佛法也没有益处。如果能认识自己的本来心,见到自己的本来自性,即可称为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。’

      ?#20197;?#19977;更时分受法,所有的寺众?#30142;?#30693;道,五祖就?#35759;?#25945;心法及衣钵传授给我,并且嘱咐我说:‘你已经是第六代祖师了,要好好地自行护念,广度众生,将此心法流传到后世,不要使它断绝!’听我说偈:

      ‘众生田中下佛种,因地成熟佛果生;

      无情亦是无佛种,无佛种性无佛生。’

      五祖又说:‘过去达摩祖师来中国,传法师承为世人所未信,所以要传这个衣钵作为凭证,代代相传。其实佛法则在以心传心,都是要使人自己开悟,自己得解。自古以来,诸佛只是传授自性本体,诸师只是密付自性本心。衣钵是争夺的祸端,止于你身,不可再传!如果继续再传衣钵,必将危及生命。你必须赶快离开这 里,恐怕有人要伤害你。’

      我听了后,问五祖说:‘我应该向甚什么地方去弘法度众呢?’

      五祖说:‘你到广西怀集的地方?#28034;?#20572;留,到广东四会的地方则隐藏。’

      ?#20197;?#19977;更时分领得衣钵后,对五祖说:‘?#20197;?#26159;南方人,向来不熟悉这里的山路,如何才能走到江口呢?’

      五祖说:‘你不必忧虑,?#20202;?#33258;送你去。’

      五祖一直送我到九江驿,让我上船,五祖自己把橹摇船。我说:‘和尚请坐!弟子应该摇橹。’

      五祖说:‘应该是我度你。’

      我说:‘迷的时候由师父度,悟了就要自己度;度的名称虽然一样,但它的?#20040;?#19981;一样。我生长在偏远的地方,讲话的语音不正,承蒙师父传授心法,现已开悟,只应自性自度。’

      五祖说:‘是的!是的!以后佛法要靠你弘传。三年以后,我就要示寂,你要珍重,一直向南走,也不要急于说法,佛法是很难兴盛起来的。’

      我辞别了五祖,动身向南方走,大约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,到了大庾岭。有数百人从后面追赶而来,想要夺取衣钵。其中有一位僧人,俗姓陈,名叫惠明,在家时曾经做过四品将军,性情粗?#24120;?#21442;禅求道的心?#26149;?#31215;极。他急着要?#36153;?#25105;,比其它人先一步追上了我。我把衣钵扔在石头?#24076;?#35828;:‘这?#21334;?#26159;代表传法的信物,可以用暴力来争夺吗?’说完我就隐避到草丛中。

      惠明赶到,提拿衣钵不动,于是大声喊道:‘行者!行者!我是为求法而来,不是为夺衣钵而来。’

      于是我从草丛中走出来,盘坐在石头上。惠明作礼,说道:‘希望行者为我说法。’

      我说:‘既然你是为求法而来,先要屏除心识中的一?#24615;滌埃?#19981;要使有一念生起,?#20197;?#20026;你说法。’

      惠明默然而立。经过许久,我说:‘不思量善,不思量恶,就在这时,那个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呢?’

      惠明在此言下忽然契悟,又再问道:‘除了已经说过的密语、密意以外,还更有其它的密意吗?’

      我说:‘既然已经对你讲了,就不是秘密。你如果能反观自照,究明自性的本源,秘密就在你身边。’

      惠明说:‘我虽然在黄梅五祖座下参学,实在未曾省悟自己的本来面目,今承蒙指示,如人饮水,冷暖只有自己知道。现在行者就是我的师父了。’

      我说:‘既然你这样说,我和你同以黄梅五祖为师,好好自行护念。’

      惠明又问:‘我今后要向甚么地方去呢?’

      惠能说:‘你到江西袁州的地方?#28034;?#20197;停止,到蒙山的地方?#28034;?#20197;安住。’于是惠明作礼辞别而去。

      后来我到了曹溪,又被恶人?#36153;埃?#20110;是就在四会避难,隐藏在猎人?#21448;?#21313;五年。在这期间,我时常随机为猎人说法。猎人常令我守网,每当我看见禽兽落网被捕,便将牠们统统放生。每到吃饭的时候,我就以蔬?#24605;?#29038;在肉锅中,有人问起,?#25237;?#20182;说:‘我?#24576;?#32905;边的蔬菜。’

      有一天,我暗自在想:‘应当是出?#26149;?#27861;的时候了,不能永远隐遁下去。’于是?#20381;?#24320;了猎人队,来到广州法性寺,遇上印宗法师正在讲《涅槃经》。当时有一阵风吹来,旗幡随风飘动,一个僧人说这是‘风动’,另外有一个僧人则说是‘幡动’,两个人为此争论不休。我走上前向他们说:‘不是风动,也不是幡动,是仁 者的心在动。’大众听到了,都十分惊异。

      印宗法师请我坐到上席,询问佛法奥义。他听我说法,?#28304;?#31616;洁,说理透彻,并非从文言字句中来,于是问道:‘行者一定不是平常人!很早就听说黄梅五祖的衣法已经传到南方,莫非就是行者吗?’

      我说:‘不敢!’

      于是印宗法师向我作礼,请?#39029;?#31034;五祖传授的衣钵给大家?#30784;?#21360;宗法师又再问说:‘黄梅五祖传付衣法时,有甚么指示吗?’

      我说:‘指示是没有,只讲见性,不论禅定解?#36873;?rsquo;

      印宗法师问:‘为甚么不论禅定与解脱呢?’

      我说:‘因为讲禅定解脱,就有能求、所求二法,这就不是佛法;佛法是没有分别?#28304;?#30340;不二之法。’

      印宗法师又问:‘甚?#35789;?#20315;法的不二之法呢?’

      我说:‘法师讲的《涅槃经》,阐明佛性就是佛法的不二之法。譬如高贵德王菩萨佛陀说:犯四?#20127;?#20316;五逆罪及不信佛法的一阐提,是否?#38464;?#26029;善根佛性?#22235;兀?#20315;陀说:善根有二种,一是常,二是无常,佛性不是常也不是无常,因而说为不?#24076;?#36825;就名为不二之法;一是善,二是不善,佛性是非善也非不善,因此名为不 二之法。五蕴与十八界,凡夫见之为二,有智能的人通达事理,知其性本无二无别,无二无别的性就是佛性。’

      印宗法师听了我所说的法,心生?#26029;玻?#21512;掌恭敬地说:‘我给别人讲经,犹如瓦片石砾;仁者论述义理,犹如那精纯的真金。’

      于是为我剃除须发,并?#20197;?#24847;事奉我为师。我就在智药三藏手植的菩提树下开演东山顿宗法门。

      我自从在东山得法以后,受尽?#37327;啵?#29983;命时刻处在危险之中。今天能够和刺史官僚及僧尼道俗同在此法会中,无非是多劫以来所结的法缘,也是宿昔供养诸佛,共同种下的善根,方能听闻这顿教得法的因缘。教法是过去的圣人所传下来的,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聪明智能。愿意听闻古圣教法的,各自先行净心;听完之后,各自 去除疑惑,就像过去的圣人一样没有差别了。”

      大众听完惠能大师的说法后,心生?#26029;玻?#20316;礼而去。

   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,欢迎?#21018;?#20197;利弘法,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。反馈|投稿
    热文推荐
    精华文章
    热门推荐
    网站推荐
    最新推荐
   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

    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、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?#36214;?#38500;一切罪?#24076;?#31119;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绪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?#24576;傘?#25152;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生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?#37096;擔?#20808;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?#32769;ⅲ?#31036;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?#32511;健?#22235;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?#22995;?#30861;而往生?#24615;?#20043;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   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,若侵犯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?#22659;?#20405;权内容!

   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    工信部ICP备案号:沪ICP备05053011号-1 2008-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、非赢利性、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     无量光明佛教网  |  念佛堂  |  佛经  |  佛教
    十一选5
  • <optgroup id="q6cwi"><blockquote id="q6cwi"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menu>
  • <small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small>
  • <bdo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bdo>
  • <input id="q6cwi"><label id="q6cwi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optgroup id="q6cwi"><blockquote id="q6cwi"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menu>
  • <small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small>
  • <bdo id="q6cwi"><samp id="q6cwi"></samp></bdo>
  • <input id="q6cwi"><label id="q6cwi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广东快乐十分任三秘诀 通比牛牛棋牌 浙江11选5胆拖说明 黑龙江11选5定胆技巧 2005年3d走势图带连线 胜平包含让球吗 历年中超冠军 大乐透前区基本走势图 试机号走势图 3分赛车计划划群 188体育平台1234A典C 0M美 现在代理什么最挣钱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走势图 扑克牌花色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11选5五行分析走势图